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暗度陈仓(成芒-51)

前文: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Chapter 51 暗度陈仓

卫庄上半身刚探进车厢,盖聂就明显看见他身体哆嗦了一下。车里暖气将近 20℃,外面零下十几度,这一晚没冻感冒,这样冷热一交替,估计也躲不过。

车里一共五个座位,坐得满满当当,可没有一个人说话,装着零食的塑料袋在寂静狭小的空间内哗啦啦响了一通,无端的让人有些尴尬。盖聂尽力用手臂压紧袋子,不让它再发出声音。

听见后面没声了,聂妈妈回过头,看了看实力用体温冲散暖气的两个大男孩——果然,自己那傻大个儿子就套着衬衣和卫衣,外套在卫庄身上。

罢了,儿子“们”到底跟儿子和儿媳妇不一样,随他们去吧。聂妈妈踩下油门。

 


卫庄一进家门就被两床厚被子压在沙发上,庄妈妈一句话没说,留给他一个“敢乱跑你就等着我拿刀剁碎你”的眼神,转身去了厨房。

相似的眼神常出现在庄妈逼卫庄陪自己去吃料理/ 帮自己给花浇水等场景中,只不过这次这个是究极加强版。卫庄掂量了一下,觉得如果按照自己的计划,现在去洗澡,他妈大概真的会拿菜刀劈了热水器。

而且这一晚他真的冻惨了,在暖气充盈的车上待了将近半小时,也只不过刚刚消去了皮面上的寒意,骨缝里仍觉冻得钻心。被子很厚,沙发很软,走到发硬的双脚顺势罢工,卫庄只是轻轻在地上踩了一下,就感觉到脚底仿佛嵌了两块烙铁般的痛,于是果断又把腿缩回被子里。

客厅顶灯只开了三分之一,是刚好适合人眼夜间看电视的亮度。电视里欢歌笑语不断,卫庄舒舒服服地蜷在沙发上,思想渐渐放空,眼皮也沉重起来,只不过心里总还惦记着点儿什么,才一直没彻底睡过去。

等到被一声清脆的“啪”惊醒,看清面前那碗浅棕色的汤水后,卫庄对自己刚刚没睡死过去的行为追悔莫及;而等他想起自己为什么没有彻底睡死,更觉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吊着他意识没让他睡着的,是他今晚一直心心念念的汤圆;而此刻他面前,只有一碗刺鼻的,姜汤。

“我不喝……”

抗议被庄妈妈一记眼刀杀成两截,一截掉在被子上没了声息,另一截还挂在卫庄舌尖上,没了见天日的机会。卫庄不自然地抿着嘴唇,他妈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两人沉默着用眼神斗法。

瞪着瞪着卫庄又困了,眼神的杀伤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庄妈妈乘胜追击,端起碗凑到卫庄鼻子面前,直像要掰着他的脑袋往下灌一般。卫庄被那又辣又烫的味道熏得几乎窒息,干脆两眼一闭,倒在沙发靠背上装死。

装到卫庄几乎真的快要睡死过去时,庄妈妈终于开口说话:“不喝?那饭你也别吃了。”

卫庄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他回这个家就是为了蹭口饭吃的么!正欲发作,庄爸爸从厨房过来,一手端了一个白烟腾腾的碗,对沙发上的剑拔弩张毫无所觉,一边往餐桌上放碗一边吆喝:“来吃汤圆了。”

卫庄心下一喜,两三下掀开被子,弯腰找到拖鞋就要往桌边去,可刚起身就听见身后嘲弄的声音:“只煮了两碗。你要是不喝了这碗姜汤,就没你的份儿。”

卫庄当她是故意气自己——大过年的,谁家煮汤圆会只煮两碗?就算他爸端的这两碗里没有自己的,他还不会自己去厨房盛么?这么想着,卫庄根本看都没看一眼餐桌上自己心心念念的美味,径直去了厨房。

片刻安静后,卫庄回到自己房间,抓着一套干净衣服进了卫生间。

要不是那人是他妈,他真想问一句“你是不是奇葩”——哪有人大年初一晚上真的只煮两人份汤圆的?哪有人以区区一碗汤圆做胁迫条件的?

……

 


作为一个“饥寒交迫的难民”,盖聂被从小就对他的各种行为严格规范的父亲特许边吃东西边听自己训话。

在沙发上手握膝盖、正襟危坐的聂爸爸:“你们的事,我基本了解了。”

刚刚成功把自己缩进沙发和茶几间隙中的盖聂闻言身子一顿,两条长腿正抵着茶几边缘,既要支撑上身的重量,又要稳住他正在往下坐的姿势,因而拐出一个奇怪的角度,看来十分别扭。

聂妈妈坐在沙发另一端:“这么严肃干嘛,别吓着孩子。”

已经二十岁的巨大“孩子”盖聂:…… 

聂爸爸佯怒地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捣乱。

好不容易把两条腿塞进茶几下面,盖聂看着面前瓷白小碗里莹润Q弹的汤圆,斗争一番后,到底还是决定不使用“难民”特权。毕竟听训话,还是严肃一点比较好。

于是他端正地卡在茶几和沙发中间,对斜对面的父亲准备好了认真听讲的表情。

聂爸爸虽然禁止了聂妈妈从旁捣乱,但他也看出盖聂的拘谨,出于对难民的人道关怀,又强调了一遍特权:“不用这么严肃,边吃边听。”

盖聂低头看看又白又胖的汤圆,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的胃毫无骨气地狠缩了两下,只好暂时放弃严于律己,拿起勺子,将这充满人道主义温暖的汤圆送进口中。

“你们也都大了,做事要有分寸。”聂爸爸语调严肃,“这件事,我就先不多过问。”

正咽下第一个汤圆的盖聂一愣:不说这件事,那还要说什么?

“现在,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小时候偷偷把肚条吐进厕所的事。”

刚送进嘴里的第二颗汤圆直接滚进喉咙里,窒息的两秒后,盖聂剧烈咳嗽起来。

聂妈妈把脸埋进抱枕里,憋笑憋到肝疼。

聂爸爸丝毫不为盖聂的挣扎所动,继续宣读判词:“阳奉阴违,你这是不讲诚信!”

盖聂抚着胸口,几次三番努力调整呼吸,试图压下喉管中汤汁和气流的乱窜,却屡次失败,咳得更加不能自已。

“哎,我都说了你不要这么严肃,”聂妈妈挪到盖聂身后,伸手帮他顺气,“这下真把孩子吓坏了吧——”

盖聂边咳边挣扎着扭身看自己明显在幸灾乐祸的妈,用眼神质问:不是说好对爸保密的吗?

聂妈妈一副“我也很难做啊”的表情,低声回应:“还不是为了帮你带过你谈恋爱的事儿。”

盖聂无话可说也无法可说,觉得跟自己这个妈讨说法,还不如想想怎么跟自己那个爸解释自己的幼年蠢事。

 


洗完澡出来,屋里连点汤圆味儿都没给卫庄剩下。卫庄越想越不对——她明明知道自己从来不吃葱姜蒜,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也没让自己喝过姜汤,偏偏今天这么饥寒交迫的时候拿姜汤来折磨他,完全是公报私仇。

心里不舒服,自然也就不搭理人。卫庄擦着头发,打开冰箱,上上下下搜索有没有什么稍微热一热就能吃的东西。

“除了能把方便面煮熟,你还会做什么?算了吧你。”

凉薄又轻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卫庄从来没想过,他此生头一次被“技多不压身”这句话抽打皮肉,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怒,且,饿。

冰箱门“啪”地一声被大力甩上,卫庄转身回击:“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偏要这样阴阳怪气,有意思?”

庄妈妈眼睛一眯,“本来没什么意思——但我说了,你不老老实实喝了姜汤,就别想吃饭。现在看你没吃的,我心情好,行不行?”

庄爸爸很合时机地在厨房门口探头:“姜汤凉了,喝之前热一下。”

……墙倒众人推?众叛亲离?

卫庄没理会门口仿佛专职补刀的父亲,看着母亲的双眼中戾气满溢:“你真以为少吃这一顿我就过不下去日子了?”

庄妈妈轻挑嘴角,美丽又阴险,像谍战片里即将对敌人扣下扳机的女特务,“一顿?明天、后天、只要我在家一天,这家里就没你的碗筷。”

卫庄真没想到她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就一碗姜汤,至于么?气极反笑,那张俊美脸上的狠绝表情比起他母亲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扮演了埋伏在女特务身后那个黑洞洞的枪口。

“家里没有,外面还没有么。”

轻轻甩下这么一句,卫庄擦过她的身子,走出厨房。

庄妈妈成功被他的话挑衅,急急跟出厨房,就看见卫庄正在门口穿鞋。

那瞬间真是怒火攻心——

“又要走啊?这次记得穿个外套啊。”庄爸爸坐在沙发上,淡淡瞥了卫庄一眼,稀松平常地“关心”道。

庄妈妈简直要炸:这造孽儿子今天不气死自己是绝不会甘心了!还有他爸,到底哪边的人?自己唱了一天的红脸,他不唱白脸就算了,还要致力于让事情再次白热化?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造孽儿子还真听了他爸的话,穿好鞋后悠悠然踱步去屋里拿了件外套,又去门口开门。

“你敢走!”庄妈怒喝。

卫庄左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一压,门锁咔嗒一声,冷空气涌入屋内。

庄妈妈眼见他一只脚踏出门去,气得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三步并两步冲到门口,“你敢——”

高分贝还没酝酿成熟,就看见卫庄站在隔壁门口,正敲着盖聂家的门。

……

门很快打开,是聂妈妈——

“阿姨,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们。今天实在是麻烦您了,我来跟您和叔叔道个谢。”

卫庄这几句话拿捏得相当精妙:声音不大不小,既不会让聂妈妈觉得唐突,又保证了自己家门口的母亲能听清;礼貌得体的措辞,这边让聂妈妈母爱泛滥,那边把自己母亲的怒气生生堵在门口,一分都不好再外泄。

这口强行被梗结的气还没顺过来,庄妈妈就看见盖聂出现在那边的门口,绝对算得上是“惊喜”地对卫庄说:“小庄?吃饭了没有?要不要进来吃点汤圆,水果馅的。”

“嗯…”卫庄略略沉吟,随后“懂事”地转头,看着自家门口正在强行顺气的母亲,“妈,我过去玩会儿行不行?”

......

个小崽子真能演啊,从初中开始,跑出去野三天都不见你跟我报备一番,现在就在家门口串个门儿,你想起来我是你妈了?

庄妈妈一边在心里把卫庄拷问了千百次,一边对卫庄露出咬牙切齿的“温婉”微笑:“可以呀,妈妈给你留着门,你不要太麻烦叔叔阿姨哦。”

卫庄“乖巧”地一字一顿:“好,我吃完、汤圆、就回来。”

tbc.


——————————————————

原本想的是庄与庄妈严肃对峙啊,原本想的是聂与聂爸正经对话啊,写着写着就成了段子和相声?我?无大纲型选手就这么没尊严的吗?前一章还在虐,这一张就开始搞笑欢脱了,我是不是有病?我果然没未来...

盖聂卡在茶几和沙发缝隙里这个画面其实就是我本人哈哈哈,在家吃饭的时候我每次都坐在茶几和沙发的缝隙里,真的是卡,我这么矮两条腿都拐得憋屈,更别说盖聂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卡在那个缝缝里哦,脑补这个画面真的是笑死我了

本来想的是这一章对庄爸要有比较立体的描写,however 我的节奏真的是成谜...

如有不嫌弃,谢谢不嫌弃❤

评论(31)
热度(74)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