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意外(成芒-50)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Chapter 50 意外

云梦大桥全长 2.6 公里,横跨剑江两岸,南岸离市中心五公里,北岸与市里景观建设算得上是面子工程的滨江大道相连。下桥后沿滨江大道向左二十公里,便是本市集植物园、动物园、生态研究所为一体的森林风景区;而向右三公里有一个小型商圈,虽比不上北岸这边的市中心繁华,但饮食娱乐购物一条龙,找点吃的——最坏的情况是过一夜,也完全没问题。这也是盖聂说“如果走到那边你还不想回家,我们就去找吃的”的原因。

卫庄两手环抱在胸前,压在腋窝里的双手暗暗把外套紧了又紧——风太大,头发被吹成乱草一堆就不说了,还那么冷,刮在皮肤上,直让人有种自己是个大面团,分分钟就会被锋利的风刮成刀削面再丢进江里煮的错觉。

早知道桥中间冷成这样,刚才哪怕是原路返回,也不会说要在这桥上“走走”啊——卫庄抱紧自己,暗叹失策。而且,自己裹的还是盖聂的外套——卫庄打了个哆嗦,扭头把盖聂拉到身边来贴着自己:“冻不死你。”

盖聂被风吹得好像脸都白了两分下去,被卫庄拉到身边后,冷意虽然没有减退,可靠着他的那一小截手臂好歹感受到一点人味儿,便顺势把整条手插进卫庄手臂和身体的缝隙里,两人半边身子紧紧相贴,连体婴似的。

 

寒冷催动下,平时差不多要走二十分钟的路程,两人不到十五分钟就走到了头。

“小庄?”

两人在桥头的小花园里找了个避风的小凉亭,盖聂搓着手,等卫庄决定他们的方向。

卫庄两手插在衣兜里,低头看地,好一会儿没说话。

不就是女朋友变成男朋友了吗,看她那要吃人的样儿,至于么?现在回去,肯定也没个好脸色给自己看;摆脸色都算好的了,别自己一回去,她又开始哭——这样度过年初一,还不如在外面挨冻。

卫庄想着想着,自己都想笑——明明只要撒个谎就可以在家吃着汤圆刷着手机听春晚,可自己偏要一句话道出事实,一句话撕破脸皮,再一句话断了两边的退路。这到底是自己那个妈跟自己过不去,还是他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卫庄从兜里抽出右手,照着盖聂胸口来了一拳:“就你,跟我过不去。”

盖聂都快被冻成冰雕了,突然挨这么一拳,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格楞楞”裂出几道大裂缝,然后碎成一地冰碴。

“我怎么了?”他问。

卫庄也不跟他解释,只是摇摇头:“算了,不想回。”

盖聂心里叹了口气——“好,那我们去想办法找点东西吃。”

 

盖聂跟着卫庄冲进电梯的那一刻,聂爸爸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立在门口,出现了生平少有的尴尬,甚至是不知所措。

庄妈妈就红着那双又痛又怒的眼站在两三米开外,而令她又痛又怒的原因,有一半都在自己儿子身上。自己都还没能消化掉儿子交了个男朋友还准备交付终生的事实,转眼就看见一幕更惨烈,他关门也不是,说话也不是,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最后,还是庄妈妈伸手关上了她面前那扇门。除了锁芯咬合那一瞬的啪嗒声,再没留下一点声响。

“小庄这孩子…还真是烈。”关门进屋后,聂妈妈坐在沙发上说了一句。

“你儿子也不赖。”聂爸爸语气有些冷硬。

“我儿子——不是你儿子?”聂妈妈“哼”了一声,“你知足吧,别看他这么些年都听话懂事,他真想做的事儿,咱们已经拦不下来了。”

聂爸爸在沙发另一头坐下来,盯着聂妈妈:“你没看见小庄他妈什么样?你可以在我这帮盖聂说话,是,我也管不了他一辈子——但这不是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事,小庄他父母要是不答应,你就由着盖聂跟小庄一起翻天?我不答应——”

聂妈妈手指敲敲大腿,说:“我给你讲件事儿吧。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小聂还小的时候,每次咱家炖鸡吃,我们都把肚条给小聂。”

聂爸爸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扯到这么久远的事,迟疑着点点头。

“你肯定到现在都还以为他喜欢吃那个——其实不是,他根本吃不来。他只吃过第一次,以后的那些,他全偷偷吐厕所里去了。”

聂爸爸惊讶地“啊”出声来:“我看每次吃完饭他碗里都是干干净净的——你咋知道的?”

聂妈妈一耸肩:“他告诉我的呗。他刚放假回来没两天,我看见他钱包里有他和小庄的照片,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后来我随便问了两句他跟小庄的事,他就把这件事讲给我听了。”

聂爸爸有点被绕晕了:“他吃不吃肚条跟小庄又有啥关系?”

聂妈妈狡黠地笑了笑:“小庄就比小聂大了半岁不到,你知道吧?小聂第一次吃了肚条之后,跑去告诉小庄他不喜欢吃;小庄就教他,以后把不想吃的先放在碗里不吃,等把能吃的都吃完之后,再把不想吃的放进嘴里,假装自己吃完饭了,下桌,进厕所,吐掉——毁尸灭迹、清理现场一条龙,你看,你这个老刑警这么多年也没发现。”

聂爸爸吞了口唾沫。不到三岁的孩子,这种心思,简直是——

他清楚感觉到自己常年处理刑事案件、对付狡猾罪犯的职业病快犯了。

聂妈妈收住笑,继续说:“但是后来呢,他长大了,觉得偷偷把东西吐进厕所这件事儿不太对,那他怎么办呢?他每次饭前都主动去舀汤,把肚条留在锅里,不给那东西上桌的机会;等到第二顿第三顿再吃,咱俩就不太记得要把肚条专门给他吃了,这时候他再主动去给我们盛汤,随便把肚条舀进我们俩谁的碗里,搞定。”

聂爸爸觉得信息量好大,自己是不是正坐在办公室里听案情分析。

“所以啊,小庄跟小聂不一样。”聂妈妈倾身给自己倒了半杯水,看起来像是准备结束这场谈话了,“小庄他性格更张扬些,有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和道理;小聂呢,闷声不响就把事情带过了,可他贴着传统意义上‘好孩子’的墙边走,你就算发现,也挑不出他什么毛病。虽然处理的方式不同,但他们本质上又有很多共同点,总之,他们已经成长到可以把事情做得让你我都无话可说的年纪了。你真觉得他们会用‘翻天’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件事吗?”聂妈妈仿佛电影中的幕后大 Boss 般,一番话紧锣密鼓,说得人心跳加速。

聂爸爸定了半天,不说话。

毕竟,对一个父亲来说,要承认那个吃喝拉撒都只能靠哭表达的小东西,已经长成了一个羽翼丰满的男人,是件挺不甘心的事儿。

聂妈妈端起杯子一口喝了,又倒了半杯递给聂爸爸:“我知道这件事儿你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完全接受,但郁闷一会儿就算了啊——你自己开窗看看现在外面有多冷,我记得他俩走的时候,小聂就在门口抓了件外套,小庄连外套都没有,这都快四个小时了——你不知道他俩谈恋爱的时候,也没觉得小庄有哪里不好吧?谁家儿子不是个宝贝呢?”

 

走这么两三公里的功夫,卫庄已经想好了:去饭店赊账的事他是干不出来的,必须当面结清货款的大超市也不行,那就只能去那种私营的小超市买点水和食物。虽然身上没有什么可供抵押的财物,但私营店的小老板应该比较好说话;如果老板是女的,自己说不定还真可以刷个脸,毕竟高中的时候他就靠脸少付了好多网费的零头,当然他可没主动要求,是收营员小美女主动帮减的;实在不行,把盖聂抵给他们总可以吧?

……

等走到了,看见黑压压的商业广场,卫庄才想起:今天可是大年初一,晚上七八点的功夫,全国人民都在家等着看春晚,谁还开门做生意?

可盖聂脚步没停,拉着他往商圈背后去。刚转过巨大圆形建筑物,就看见一家敞亮的中型超市在一片黑暗里发出圣光。

盖聂指指超市的自动感应门:“在这买点东西吃,行么?”

卫庄心想这“地头蛇”总算发挥了点作用,抬脚进门。

欸,收银员是个女孩儿——

“聂哥哥!”

???

本来已经开始搜寻食物的目光被卫庄“chua”地收回来,转而缓缓缓缓,仿佛硬擦着墙面碾的车轮一样扫过那个女孩,最后停留在盖聂带着微笑的脸上——

“嗯。”

他怎么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春晚都快开始了,聂哥哥你到这边来干嘛呀?”女孩儿声音清清脆脆的,扎个马尾,面目清秀,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卫庄无声地勾了勾嘴角,盖聂,你小子不赖啊。

“来买点吃的。”说是买吃的,可盖聂从进门起就站在收银台前,没有要往里走的意思。卫庄凉凉地看了他温和的侧脸两秒,抬脚朝里面去了。

盖聂偏头看了卫庄一眼,面上泛起一丝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一会儿肯定要明枪暗箭地攻击自己。其实盖聂也是快走到桥头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后盾,而且在看见超市的灯光之前,他也不知道超市到底开门没有,这一趟完全是碰运气碰来的。

女孩儿探着头往里瞧,小声问盖聂:“那是谁啊?”

盖聂也转头,正好看见卫庄的衣角消失在货架后。

“我师弟。”盖聂简短地回答,“我先进去找他。”

女孩儿点点头,小声嘟囔:“聂哥哥身边的人都这么帅的吗……”

盖聂沿着刚刚卫庄走过的路线寻过去,看见他停在一整排薯片面前,手指捏着下巴沉思。

“小庄?怎么不拿?”盖聂抬手拿下卫庄视线直射过去的那包薯片,“这包?”

卫庄淡淡地瞥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转身走向另一个货架。

五分钟后两人走回收银台前,卫庄两只手揣在衣服口袋里,悠悠哉哉;盖聂则抱个满怀——两瓶奶茶、一包薯片,还有几盒饼干一类的东西,花花绿绿的,就差穿一套熊熊人偶服了。

盖聂把那堆东西放在收银台上,女孩儿动作娴熟地一件件扫码,并把扫好的放在另一边取货台上。

赊账,还是借钱?卫庄冷冷地站在盖聂后面,等着看盖聂要怎么跟一个口口声声叫着自己“聂哥哥”的女孩说自己付不起账。

“小白,我们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带钱包和手机,我回家以后再转账给你。”盖聂的直白完全出乎卫庄意料,这人跟自己说话随时把“好不好”“行不行”挂在嘴边,绅士得简直二十四孝,怎么跟一个女孩赊账这种事,他却说得这么不羞不臊还理所当然?

女孩儿听了也丝毫不吃惊,手上仍然麻溜地扫码,稀松平常的语气:“好呀。”

难道这种事盖聂干过不止一次?

卫庄突然有点不想直视盖聂。

“不过聂哥哥,你为什么不带钱和手机就出门啊?”

对嘛,这才是正常的对话内容。

盖聂回头看了看卫庄,“我们是被赶出来的。”

女孩儿惊讶地看看卫庄又看看盖聂,“你——们——?”

盖聂点头,“嗯。”

“你们怎么了,在这个日子被赶出来?”女孩儿嘴都合不拢。聂哥哥这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十好学生,会做什么后果如此严重的事啊?

“我们——”

盖聂话没说完,就听见超市门外响起一串高跟鞋声,在四下无人的夜里分外清脆锋利。

“看你这样子,是不打算回家了。手机和钱都不带就出门,你拍《变形记》呐?”

超市内的三人齐齐愣住。

卫庄:……什么情况?

盖聂:怎么找到的……

女孩儿:不是说是被赶出来的吗,可现在看起来,感觉更像是家长出来抓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啊…?

庄妈妈踏进门内,站在卫庄面前,抬起的左手上,捏着卫庄的手机和钱包。

“回不回家?不回家就拿钱把账付了,这么大的人了,别太丢脸。”

卫庄死死盯着那只捏着钱包和手机的手,不看母亲的脸,也不说话。

盖聂不动声色地透过玻璃门看向外面——马路边停着一辆SUV,是自己家那辆——

然后他做了大概是有生以来最越矩的一件事:他伸手“夺”过庄妈妈手上的钱包和手机,飞快地从钱包里摸了一张50 元递给女孩儿,轻而短促地说了句“不用找了”,然后拎起口袋,转身看着庄妈妈,斩钉截铁地替卫庄答:阿姨,我们回家。

谁都没想到盖聂会来这么一出,一时间或惊或怒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整个世界静得可怕。

他又重复了一遍:阿姨,我们回家。

庄妈妈看看他,没说话,转身走了。

卫庄狠狠瞪盖聂:“你干什么?我说我要回了吗?”

盖聂搂住他肩膀,手上施力让他往前走,边走边低声在他耳边说:“路边那辆车是我家的;你妈担心你没钱,说明她知道我也没带钱和手机;只有我妈知道我没钱的时候可能会来这里买吃的——所以你爸妈跟我爸妈肯定已经有过不短的交流,并且你妈对你的担心已经大过生气了。”

话音刚落,车前灯亮起,灯光勾勒出车内人的轮廓:驾驶位和后排分别有一个人。加上才走到车跟前的庄妈妈,一共来了三个。

盖聂眯眼仔细辨认了一下,说:“开车的是我妈——后排那个是不是你爸?”

冷风一吹,卫庄想,自己是不是终于被冻感冒了,不然怎么突然想吸鼻子——

他轻轻抽了两下鼻子,咽下喉头涌上来的一股热,玩笑道:“平时几个月才回一次家也没这待遇,现在倒优待起我来了。”

和平时无二的嘲讽语气,说到最后几个字,却成了底气不足的颤音。

盖聂看看前面,早就走到车前的庄妈妈还没上车,正转身看着自己和卫庄。

他抬手捂上卫庄后颈,“走吧小庄,回家了。”

tbc.


评论(20)
热度(55)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