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差错(成芒-53)

前文: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Chapter 53 差错

 

众所周知春节假期是法定的七天,但凡正常中国人,谁不得把这个假休个满满当当。

然而大年初五一大早,随着六声清脆的门锁响,两位留守儿童横空出世。

这六声门响分别是这样的:

开门1——“南郊纵火,我先走了。”——关门1;

开门2——“小庄呀,爸爸妈妈就先过去了,你要是不想走呢…”“哎呀随他吧,别唠叨他了,你看他那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根本没听你讲喔”“注意安全,拜拜”——关门2;

开门3——“妈妈走了啊小聂。两个人相互照顾啊,拜拜”——关门3。

 

盖聂睡衣外面披了件长羽绒服,刚关上的门又被他打开,踏着拖鞋跟到电梯口,“妈,你小心点啊。”

聂妈妈“嗨”一声,抬手拍拍盖聂肩膀:“都跟你说啦,罪犯心理评估不是审讯也不是面对面逼供,中间隔着安全墙,很安全的,别担心,啊。”

“嗯。”

电梯门正好打开,盖聂伸出笼在长袖子里的手朝妈妈挥了挥。

电梯门合拢,红色数字规律下降,盖聂转身看了看,卫庄家大门关得严实。

也是,才早上八点而已。这么冷的天,卫庄无论如何也要到九点以后才起来的。

回到屋里去,被窝还暖得很新鲜。盖聂缩回被窝里,上身半倚在床头,刚才伸出来用以再见的那只手慢慢回温,可已经睡意全无。

窗户上覆着一层白蒙蒙的雾,天光不亮也不暗,洒在床单被褥上,像老电影里被一双双脚踏过的旧石板。

在这种感觉不到时间流动的场景下,意识好像才能感觉到时间在另一条线上重新开始流动。盖聂想起大年初一那天夜里他和卫庄在这张床上的对峙与热烈,那时候自己身上的汗水好像是这整场寒冬的黏合剂。

黏稠滑腻而清新欲绝,时间的断层在寂静中合二为一。

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和有其他任何人在的时候,都是不一样的,不论那些“其他人”与自己多亲多近——那些只有肢体相触才能黏合的,就是这样的时间。

 

盖聂把脚伸出了被窝。

他想去找卫庄,想在他们的时间重新接续上后立刻就看见他;可是想起来时间才八点过一刻,怎么也不能用这种神经质的理由打扰他的懒觉。

脚又收回被子里,盖聂按开手机给卫庄发消息。他知道卫庄只要没起床,手机都是勿扰模式,自己就算轰个99+过去,也万不会吵着他睡觉的。

【小庄,我爸我妈都上班去了。你爸爸妈妈好像也回S城去了吧,记得前天晚上他们说买了今天早上的机票。】

【你今天想吃什么早饭?我起来做。】

【小区楼下有一个超市,平常我们买菜都在那里买。但是今天如果你想在家吃饭,我就去市区那家最大的超市买。买巴沙鱼柳和虾仁回来,记得你上次说想吃海鲜烩面。】

盖聂很少有这样思维天马行空的时候,明明不困,大脑还是不受控制地朝着某个逐渐清晰的图景奔袭而去,连带着手也有点不听使唤。

手机突然“噔噔噔”一声,屏幕左边跳出一个白色对话框:【早上八点就开始想午饭,赶春运都没你急。】

盖聂捧着手机,有那么些微的恍惚了半秒:小庄不是在睡觉吗?这消息谁发来的?

二十分钟后,盖聂的这份恍惚,遭受了过来串门的卫庄毫不留情的嗤之以鼻:“这是2019年度最愚蠢的惯性思维。”

盖聂看着即使裹在棉衣里,嘲讽气势也丝毫不减的卫庄,有一丝丝的委屈,要不是不想打扰他睡觉……

“今年才刚开始。”所以盖聂辩了一句。

卫庄截着他的尾音:“你还想犯更蠢的?”

盖聂不说话了。自己可能是被这几天在父母面前有所收敛的卫庄冲晕了头脑,才会跟他顶这种嘴。对对手放松警惕,果然就是对自己的伤害,害,爱一个人好难。

卫庄看盖聂噤声之后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像个严肃的呆子,伸脚踢踢他:“真傻了?”

盖聂摇摇头:“没有。”

卫庄无语地别过头。看来是真傻了。

 

出门去超市之前,卫庄回家换掉了刚刚穿的大棉衣,转而换了件短款棉服。黑色牛仔裤本来就把腿裹得又细又长,再加上短款棉服和马丁靴,在这人人都是大粽子的冬天,利索精干得盖聂精神一振。

但盖聂还是说:“小庄,你还是换件长的吧,短外套漏风。”

卫庄是不习惯别人管他穿什么的,张口就要反驳,正好一阵穿堂风过,裤腰上沿和外套下沿那一条缝“嘶啦”进了一丝风,像在腰里抖了半包冰碴子。“不用”两个字生生吞下去,卫庄把衣兜里的钥匙和手机掏出来丢给盖聂,转身进屋套了件加厚加长的大外套。

 

过年期间,外出购物的人寥寥可数。随便望一眼,偌大的超市里压根没几个人影,像被他俩包场了似的。

盖聂推着车,时不时驻足看看这个菜新不新鲜、那边的虾是不是比这边的大;卫庄隔着两三步的距离,闲闲地晃在盖聂身边,唯一的原则是不能靠冷柜太近——冷。

“哎。”卫庄稍稍紧了两步,走到盖聂旁边,“你都会做什么菜啊。”

盖聂想了一下:“不知道。”

“不知道?”

盖聂终于锁定目标,拿起一袋虾仁放进车里,“嗯。最先开始只会最简单的家常菜,后来发现即使是没做过的菜,临时看着菜谱做出来,味道也还不错。所以对于没做过的菜,只要有菜谱,应该都不是问题。”

亏得自己那个妈前一晚还旁敲侧击地暗示自己抓紧机会跟盖聂学学做菜,原来他只是个现学现做。盖聂的人设果然善于蒙蔽父母的双眼,还以为他有多厉害,离了菜谱,还不是只能番茄炒鸡蛋。

卫庄“呵”一声:“原来是个半吊子。”

盖聂没否认:“可能是我运气好,每次都猜对了调料的大致用量。对了小庄,中午你想吃鱼还是虾?”

“你做哪个比较好吃?”

“不知道,都没做过。可以现学,味道应该不会差。这方面你可以相信我。”

……才说了你是个半吊子,能不能谦虚点?什么叫“这方面”?是在暗讽自己连水煮方便面都只能完全依靠调料包吗?

所以卫庄说:“虾。”

 

走到零食区的时候,盖聂想起卫庄家茶几上好像堆了好几盒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便问卫庄:“小庄,你要不要再买点?”

这话也没个宾语,卫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见盖聂站在花花绿绿的零食货架前不动才想起来家里那一堆零食。

“……那些不是我买的,是我妈。她老觉得我会饿死自己。”

盖聂了然地点点头:“所以你要不要再买点?”

卫庄“啧”一声,面对着盖聂,直瞪他双眼:“你是干什么吃的?”

这理所当然的“你现在还活着仅仅是因为我要留着你做饭”的语气,盖聂愣怔的同时,很不识时务地笑了一下。

“你笑个…”卫庄磨磨牙,拽着购物车走了。

要是让他知道昨晚自己跟妈妈聊天时,在说到“爸妈走了你会不会把自己饿死”这个话题时,自己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的话,他怕是要笑个三五分钟。让他做饭他还高兴,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卫庄的世界,没有厨房。

 

买完菜回家的时候,地铁站里比早上出门时多了好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拖着行李箱、赶在长假结束之前离家上班的异地工作狗。行李箱滚轮拖在地上的声音显得空荡的地铁轨道格外静,从轨道与站台缝隙间扑上来的冷气流也格外冷。卫庄迎面扛了两波之后实在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石化了,便往后退了两步。

盖聂卫庄这边的地铁即将进站的时候,对面地铁到站门开,哗啦啦涌下来一大群人,行李箱轰隆隆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站台区域。

这是市中心的换乘站,连接着通往机场的二号线和通往高铁站的四号线;这站继续往下接近终点站的地方,还有个老火车站。对面下来的人很大一部分直接走向了他们这边,五颜六色的行李箱如同大军压境。

“他们要去上班了。”盖聂回头对卫庄说。

“嗯。”卫庄手插在兜里低低应了声。

“我以后不想做年都过不完就得离开家上班的工作。”盖聂说。

卫庄这时抬眼了,“你也会想偷懒吗,师哥。”

盖聂摇摇头,“假期被剥削并不是勤奋的表现。不是想偷懒,只是觉得工作和生活应该有一个相对自由的平衡状态。”

滴,滴,滴——地铁进站。

勇猛的上班族们向窄窄的地铁门发泄着提前离家的怨闷,厚重的鞋子和行李箱滚轮撞在地铁与站台缝隙上的声音不绝于耳。靠近地铁门的盖聂在门开后的第一时间,就被人群裹挟着“身不由己”地进了地铁;“安全区”的卫庄则完全不具备当代年轻人挤地铁时要奋不顾身的觉悟,气定神闲地站在墙边看一群大粽子撞得咚咚响。

时间是算好了的,急什么。

然而……

可能是由于推搡,也可能是缝隙绊住了轮子,“哐啷”一声响后,一个女孩跌在了地铁门口。箱子和箱子上的纸袋都倒在地上,将门口挡住大半。后面没上车的人手忙脚乱地踌躇,又想赶紧挤上车,又觉得是不是该先把女孩扶起来,门外一下子就堆了五六个人。

卫庄上前一步要扶,却看见进去以后就站在门边的盖聂先他一步弯下腰,一只手利索地把地上的箱子和纸袋提了起来,一只手朝女孩伸过去。

女孩趔趄着站起来时,地铁响起即将关门的“滴滴”响。

刚才被堵住的人此时正前仆后继地往车厢里拖、拉、推、扛自己的大箱子。

盖聂用口型叫门外的卫庄:“快上来——”

卫庄手里没提东西,侧身想趁着前面人的缝隙往上走;却碍于前面两个都是女孩子,实在无法靠得太近。

红灯亮了。

车子发动起来的时候,卫庄透过车窗看见那个女孩正一边拍着灰,一边一个劲地对盖聂道谢。而盖聂一边应着“没事没事”,一边对站台上的自己比划着向右再向下的手势。

卫庄抬抬下巴表示知道,然后抬头看了看LED显示屏:距下一班列车进站,还有4分钟。

 

4分钟后,卫庄踏上了开往下一站的列车。不出意外的话,盖聂应该就站在门口等他。

几乎是同时,盖聂从对面地铁走了出来。

 

“小庄…”我的意思是我在下一站下,然后回来找你啊……

盖聂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门锁住了卫庄的背影。

估计刚才他的视线被门框挡住了,没看见自己比划了向下的方向之后,又比了一个向左的……还是手机跟他说吧。

手在衣兜里一摸,凉了——兜里有两个手机。

刚才出门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卫庄把兜里的钥匙和手机摸出来,朝自己甩过来,出手后完全没多看一秒,转身回屋换衣服;自己当然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稳稳地接住了钥匙和手机,揣进自己衣兜里……

那时的盖聂,还为自己和卫庄之间的默契,高兴了那么一小下。

那么到下一站发现我不在,他是会下车等,还是直接坐回家?他会不会下车找我?那我到下一站后发现他不在门外,我是应该直接坐回家还是下车去找他?

只能靠默契了,盖聂想,虽然就刚刚来看,这份默契好像不太靠得住。

 

tbc.

——————————————————

对8起,我这该死的咕西追!

因为粉丝1500了所以,必须更一下《成芒》感谢大家对我的不离不弃!

因为太久没写了所以这篇,也不咋好看...(再次道歉)

要说明一下,最近都没有更文是因为7月刚刚入职,刚开始工作比较忙,时间不多,而且我的工作就是从早到晚在电脑面前和文字打交道,所以很多时候下班回家真的好不想再开电脑打字啊!

不过现在我状态调整得好多了,以后有灵感就会尽快写出来的。

谢谢大家还没有离开我!

评论(37)
热度(76)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