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真相(成芒-52)

前文: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Chapter 52 真相

 

庄妈妈眼睁睁看着卫庄轻车熟路地进了盖聂家,气结到竟然有点想笑。

盖聂在门口询问:“阿姨要一起来吃点吗?”也不知是很合时宜还是很不合时宜。

庄妈妈强自咽下那口笑意,镇定摇头:“不用了,你们吃。”

盖聂点点头,轻轻带上了门。

哎——庄妈妈看着对家大门,长长吁了一口气——好孩子造起孽来,简直就是让父母加倍还这前二十年没怎么为他们操心的债。

“别看啦,灌一屋冷风了都。你再望,他还不是得吃饱了才回来。”庄爸爸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庄妈妈关门暴走:“还说?听见你声音我就来气!你到底跟谁一边的!”

“哦,不好说,吃饱也不一定舍得回来——”

 ***

第二天早上,卫庄随手挂了整整三个电话后才终于清醒,反应过来那一直在自己耳边吱哇乱叫的不是闹钟,而是响铃。

一共七个未接来电,赤练三个、韩非两个、张良一个、赤练再一个。

这群人干什么?

卫庄在一串红色未接来电中随便挑了一个拨出去:

“什么事?”

韩非的“喂”字刚说了半个,那边就一阵丁零当啷,随后是赤练有些着急的声音:“庄哥哥你到哪去了啊?怎么都找不着人……”

卫庄有点纳闷:“我在家。怎么了?”

赤练:“你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才醒。怎么这么问?”

韩非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过来:“都跟你说了没事吧,偏不信,卫大本事哪那么容易出事啊……”

“……”

赤练“啪”地拍了她哥一下,继续跟卫庄说话:“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一直没出现,我们先开始在群里聊天,喊你一起出来玩你不回;后来晚点我们抢红包你也不在;然后我们都一直给你发消息打电话什么的,也没回应,我就担心你……”

“等一下。”卫庄拿下听筒,翻看微信和QQ记录,果然,不论是私聊还是群聊都是满满的小红点,甚至还有手机短信。他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昨天下午出门没带手机,晚上回来直接睡了。没事,不用担心。”

赤练小声地嘟囔:“什么事啊手机都不带,回来也不看一下……”

卫庄本想习惯性地说一句“没什么”,可身体好像突然复刻起昨天的温度和画面。顿了顿,卫庄说,“我先起床,一会儿群里跟你们说。”

“哦……”语气里有点好奇心未得到即时满足的小失落。

卫庄笑,发出一个短促的气音,“一会儿单独给你补红包。”

 ***

盖聂正在洗漱,突然听见卧室里自己的手机极高频地响动起来。确认是收到消息的提示音没错,但响声之连贯仿佛手机同时接进了十个电话。

“小聂你手机要炸啦?!”聂妈妈在他卧室门口喊。

盖聂叼着牙刷跑过来,“围有围有,唔一唔日绕是嘿……”(没有没有,我也不知道是谁)

“得得得别说话你赶紧看看吧,别把泡沫掉床上。”妈妈嫌弃地走掉了。

一打开微信,至少三个不同的群都戴着小红点,消息摘要飞快地刷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有些诡异地轮流出现。盖聂首先还是点开了卫庄的小红点:

小庄:【亲友团迫切要求和当事人面对面,就把你拉进去了。】

小庄:【一张亲友团疯狂要求盖聂亲自来回答问题的群聊截图.jpg】

盖聂于是又点开了卫庄附图上的那个群:

赤练:【所以说你没事人一样去哥夫家吃了夜宵,回家之后还安安稳稳睡了一觉?】

韩非:【神级操作,你们当之无愧。】

张良:【过年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汤圆顾,二者皆可抛。】

卫庄:【当事人来了,你们问他吧。】

赤练:【哥夫你来了!快给我讲讲你是怎么说服你爸爸妈妈,你们又是怎么平安回家的!】

刚把手指放上键盘的盖聂猛地抬头,手机“咣”一声被无情地丢下,盖聂用双手接住即将坠落的牙膏沫,大步逃往洗漱台。

 ***

卫庄把仍然挂着好几个小红点的微信界面递到庄妈妈面前,语气有点难测:“你翻我手机了?”

庄妈妈睁大眼睛,很认真在看似的:“哎哟,这么多未读消息呢,还不赶紧看看。”

卫庄收回手机,居高临下,“你是不是看我手机了。”

庄妈妈虽然坐着,抬头的眼神却是绵里藏针,仿佛能把卫庄戳出洞来一样:“睡一觉脑子睡坏了?你手机有没有密码,你自己不知道呀?我开,我倒是能解得开呀。”

“我是问你是不是‘看’我手机了。”

“昨天你走之后一直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怎么,我就看看是不是电话,还要被你审讯了?”庄妈妈眉毛一挑,软软淡淡的两句话生生说出咄咄逼人的感觉。

可卫庄一点没怵,“你看就看了,把我消息记录全清除干什么?回来看手机上没消息我就睡了,今早被朋友叫醒,说我一直不回消息,以为我出事了。”

“说到你那些朋友哦,你可真得好好谢谢他们,”庄妈妈突然一改敌对姿态,亲昵地拉住卫庄的手,把他拖到自己身边坐下,“要不是他们一直发消息,叫你晒晚饭、给你发红包、向你问过年好,我还真不一定能想起我儿子大年夜在外面挨冻呢——”

……从小到大,但凡自己落下一点点把柄,就没有她利用不了的。卫庄有些头疼。

庄爸爸在旁边观战观得乐呵,“哈哈,你老说你儿子脾气倔,也不看看你自己,担心就是担心嘛,偏要说成这样,你儿子嘴毒、性子别扭,全是随你,哈哈。”

卫庄和庄妈妈同时朝庄爸爸甩去眼刀,却只得到他气定神闲溜达开的背影。

 ***

对门,盖聂家。

对群里的各种好奇心,盖聂仅仅用“其实没什么,就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了他们,争取理解”简单带过,然后就放下手机,去给自己的好奇找答案。

“妈,昨晚怎么回事啊?”

聂妈妈狡黠一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怎么说?”

“你们走后大概两个小时,小庄他爸爸过来问我们知不知道你们俩在哪、多久回来——我估计小庄妈妈那时候还生着气吧,但又熬不住担心,所以他爸爸才过来问;他们以为你带了手机,一问才知道你也没带。这样一来小庄他妈妈就耐不住了,担心你们挨饿挨冻,过来问我你们会去哪,想出去找,”聂妈妈叉着腰一挥手,“其实如果光是你,我和你爸压根没想管来着,但是人家儿子跟着你一起遭罪呢,我就说开车出去找你们呗。毕竟你们两个身无分文的失联儿童能有什么去处,我更清楚嘛。”

盖聂心情复杂地点点头,一面叹息小庄妈妈的父母心,一面想自己果然不是亲生的。

“哎对了,我看昨晚小白在店里啊。”

盖聂:“嗯,昨晚我回来之后问过她了,她说我们去的时候叔叔正好回家拿东西,我们走后没多久叔叔就去接她回家了。”

“那就好,小姑娘一个人值夜班多危险,我一会儿得说说他爸,”聂妈妈回身甩给盖聂一个水壶,“去把花浇了。”

 ***

卫庄和庄妈妈的斗争就这样被庄爸爸莫名地化解,卫庄无语地带着手机回了自己房间,打开手机,满屏都是赤练的迷妹呼喊:【哥夫简直战神下凡!】

盖聂还真把事情经过讲给他们听了?往上一翻,只见韩非和赤练在两位当事人不在场时,已经编排了一场关于盖聂是如何在天寒地冻的夜晚稳住声线和思路,用他沉稳有力的语言说服自己的父母、再动之以情晓之以决心地打动了卫庄的父母,从而争取到Happy ending的大戏。

无聊。卫庄冷哼。

手指在键盘上轻轻跳跃几下,韩非与赤练用心排演的大戏在他几个字间崩塌:

【我们出门没带手机,哪来的电话可打。】

 

tbc.

——————————————————

我,回,来,了!

时隔一年多回来更成芒,很担心笔力、气氛和节奏跟不上以前,某些情节有可能有漏洞但我自己没发现,有什么意见和疑问请一定一定要提出来让我知道,拜托了!

谢谢还记得成芒、还在等我的糖友们!

评论(54)
热度(91)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