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一战(成芒-47)

《成芒》寒假篇: 《异》 《酸》 《血月》 《藏》 《端倪》 《闪现》 《变》 《年夜饭》 《生死局》 《隐喻》

 

Chapter 47 一战

两人在屋内笑闹了几句,不安基本被稀释得不可见了,才一前一后地从屋里出来。卫庄同聂妈妈打了声招呼说自己回家去换身衣服,便出门右拐;盖聂洗好手,自觉地站去灶台旁,随时听候差遣。

聂妈妈从刀槽里抽出一把菜刀,放在水管下冲洗两三次后递给盖聂:“你看看你和小庄想吃什么,爱切哪个切哪个吧。”

带水的刀锋闪着寒光横在盖聂胸前,水珠颗颗从刀刃直角处落下,溅湿他才只挽了一圈的袖口。

卫庄说得没错,意思很明显了——流理台上五颜六色的菜品就是真相,已然暴露在明灯之下;这把刀就是话语权,说不说,在盖聂自己。

“都万里挑一了,应该不会又给我们当头一棒吧?”

盖聂想到卫庄刚才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表情,他知道卫庄已经把“掩饰”这个技能点到最满了,可惜还是不够,至少对盖聂来说不够,他把他眼里的迟疑看得清清楚楚,也正如看见自己。

好吧,盖聂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不管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击溃那份不安的武器、还是坐实那份迟疑的灾难,刀都在他手上。至少在这方战场上,盖聂要做卫庄的骑士,他们的骑士。

盖聂接过刀,挑了把韭菜,在菜板上码成工整的一摞,“笃笃笃”,手法利落。

“韭菜,包饺子?”聂妈妈瞟了一眼,轻松询问的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审判”味道。

盖聂沉口气,豁出去了——“嗯,昨晚看小庄吃饺子吃得最多,好像没剩几个了,再包点吧。”

聂妈妈放下手里的菜,斜过半个身子对着盖聂,言笑晏晏:“挺偏心的嘛?怎么没见你在意你爸你妈最爱吃什么?”

既已入局,无法可退。盖聂从没有如此感谢过自己的细心:“你最爱喝昨晚的大骨汤,还有排骨里的萝卜;我爸喜欢那盆红烧肉,他吃了两碗饭。”

聂妈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一双眼睛本就被厨房白亮的顶灯照得亮闪闪,加上嘴角那抹笑,更是精光四射得仿佛能把人扒了一层皮去。但好在,她很快就转过去继续摘菜了。

盖聂看她不说话,知道战斗已经正式打响。先下手为强,盖聂顿了顿继续道,“论偏心,妈你才是偏心吧。”

聂妈妈淡淡笑着:“嗯?”

盖聂:“小庄的压岁钱比我多。”

聂妈妈这下连看也不看他了,仿佛他说的只是件根本无须在意的小事,语调也变得比刚才低了两度。她说:“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刀刃仍规律地一上一下,植物经络被横向割断,发出清脆响声,与一旁的流水哗哗混在一起,把只有他们两人的厨房隔离成一个单独的空间。

“做了选择,就要承担后果。今天在我这,你只是比他少了一块钱;明天回到学校,后天走上社会,你,或者说你们,可能要比‘别人’,少很多很多东西。”

这些话早在盖聂对自己承认倾心于卫庄的时候,就在心中碰撞迂回过千百次。可当时今日,当它们从自己母亲的口中说出来时,即使只是个隐喻,也足以让盖聂感到胸口的阵阵钝痛,仿佛残缺钝化的老刀与坚韧的树干拉锯,树疼,刀疼,拿刀的手也疼。

呼吸卷动的空气中好似掺了无限质量,盖聂咽下一口酸涩,好半天才从喉间碾出几个字:“嗯。……谢谢妈。”

聂妈妈动作轻快地把摘好的菜捞进菜篮,抖两下,滤掉大部分水珠后放在盖聂左手旁,“不用谢,把这些菜一起切了就行!”

与刚才、昨日、甚至从前许多年无二的语气,仿佛刚刚对盖聂说“你们会比别人少很多”的人不是她;仿佛为人母的,不是她。

盖聂沉沉地点两下头,没敢再出声。

他怕自己声音会抖。

 

聂妈妈出了厨房,把厨房留给盖聂一个人。

情绪刚刚稍有缓和,盖聂就听见门口卫庄喊:“叔叔阿姨——”

聂妈妈聂爸爸快步从客厅走出来,看见门口满满当当挤了三个人。

“啊——”聂妈妈化身行走的小号,惊喜的声音经久不散,“庄爹庄妈你们来了!今天回来真是太好了!小庄还说你们过两天才回来呢……”

“哎哟,都跟你说过一万遍了,我们俩没有装爹装妈,我们真的是小庄的爹妈!”

人还没见到,盖聂就先被这句话逗笑了,赶紧放刀洗手,往门口去。

目光才绕过转角,就看见玄关右边的卫庄。他换了件橙黑相间的外衣,鲜亮的颜色衬得他脸上皮肤更白,阳光般洒脱干净的少年气息盖住平日惯见的锐气,高瘦匀称的体型却又不减他的出众与沉稳,盖聂这一眼便晃了神。

好在热络交谈中的母亲们还并没有发现后来的自己,盖聂很快把目光从卫庄身上强行扭转开,以他一贯的家教礼貌垂眸,微笑问好:“叔叔好、阿姨好,新年快乐。”

聂妈妈听见儿子的声音,才撒了拥抱庄妈妈的双手,转身看盖聂;庄爸爸庄妈妈一齐对盖聂笑:“小聂长这么高了!你也新年好啊~”

盖聂微笑着寒暄,心中却在想:完蛋,才多一会儿不见,自己竟然被师弟帅到了…被一个同龄的同性,帅到了…这就是恋情被公之于母之后,潜意识的自主放纵吗?

Tbc.

——————————————————

节奏拿捏得不是特别稳,这章就少一点

评论(14)
热度(47)
  1. 冬至顾西追 转载了此文字
    刚午睡才梦到阿追更文,结果醒来真的更了!!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