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生死局(成芒-45)

《成芒》寒假篇: 《异》 《酸》 《血月》 《藏》 《端倪》 《闪现》 《变》 《年夜饭》

 

Chapter 45生死局

卫庄本想回自己家里去睡,可聂妈妈只用三句话就留下了他——“小时候你和小聂在一起玩,经常玩着玩着就没声音了。我们去看的时候,你俩总是手脚互相架在对方身上,睡得可香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跟小聂一起睡吧,他床够大。”

春晚结束时已近凌晨一点。

聂爸爸工作辛苦,才过十一点就在沙发上不住地打瞌睡,刚一跨完年就被聂妈妈轰回房里先睡了;聂妈妈则早在春晚开始前就打理好了自己,可以直接去睡觉。电视关掉后,偌大的客厅里,盖聂与卫庄齐齐瘫在沙发上不想动。

“小庄,你先洗澡,我去给你找睡衣。”还是盖聂先起身。

“你先。”卫庄把一旁的棉被捞到自己身上盖住。

电视一关,好像空气都冷了两度。

盖聂本来已经走出去,见状只得又回身来拉他,“我头发比你短,干得快。而且我还得先铺床。快起来。”

晚餐吃得太饱,又在沙发上窝到半夜,卫庄顺着他拉的力道勉强起身,身体软得像煮熟的青菜。

 

盖聂洗完澡回房,卫庄还没睡,倚在床头看书。

他出浴室时就搭在肩上的那条毛巾现在还照原样搭着,发梢的水珠浸透布料,把深灰色的睡衣肩部洇出一滩深色。

盖聂走近,抽出他搭在肩上的毛巾,展平后双手托住两端,轻揉卫庄半干的头发。沾水后变凉的毛巾边缘在卫庄后颈扫来扫去,卫庄痒得肩膀一抖,头往后仰,夹住盖聂一根小指:“行了。”

盖聂用手掌揉两把,确定只有发根还剩微微的潮意后,转身出门晾毛巾。

回屋的时候,主卧里冷不丁叫一声:“小聂!”

盖聂走到主卧门口,“嗯?”

“你再拿床被子过去,横着,你俩一起盖。”

盖聂想到自己跟卫庄在一起时大熊抱树般的睡姿,绝对冷不着,本想说“不用了”,转而猛地清醒:难道要让自己爸妈看见自己被小庄大熊抱树?

盖聂打开柜门,在黑暗中把所有被子从上到下摸了两三遍,选了一床最厚最软的抱走。

 

 “砰”“嗒”。

卫庄合上摊在膝盖上的书,随手放在床头,看见盖聂收手的动作,不怀好意的语调像成功把对手推下悬崖的贼:“反锁了?”

盖聂走回床边坐下,拍拍卫庄大腿示意他往里挪,“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盖聂掀开被子躺进去,半靠在床头盯着卫庄,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你在我的地盘上,当着我的面陷害我,这怎么算?”

卫庄瞥他一眼,毫不在意的样子,捏着被沿往被窝里滑。盖聂知他不会答,也不再问,只是拉住卫庄手臂,成功在他彻底陷入被窝前拦住他。

“师哥,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不过就说了一句你爱吃肉,还要打一架不成?”卫庄懒懒抬起眼皮,头顶直射的灯光照着他瞳仁里一圈行星带般的冰蓝。

盖聂点点他肩上那团深色:“不要穿着湿衣服睡觉。”

卫庄无语,懒得跟这个养生专家争,腹肌绷住上身与床面的狭小夹角,一秒间,T恤下摆掠过清爽凌乱的发梢,甩在盖聂刚钻进被窝的腿上,“不穿,行吧。”

盖聂看看两人之间近一卡宽的厚棉被,妥协地叠好那件衣服。

 

再不让我看小庄叫老公我就杀人

补个链...富强文明...

 

卫庄侧头,用全身上下唯一还有余力的手肘撞撞他,“再叫一声给我听。” 

盖聂眼睛都睁不开,只是伸直手臂,让卫庄的头枕在自己大臂上,“小庄,你叫得更好听。”

tbc.

——————————————————

他俩从2017年爽到2018年,我从20岁写到21岁,真的是神同步了

小庄小庄,要是按我进你们鬼谷的时间来算,今年我应该四岁了,你不可以再凶我了。就算不像师哥那样对我照顾有加,也不能再总想把我扔去阳台风餐露宿了!还有,以后请你们多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秀恩爱,啊不然我抻着脖子扭着身子360°观察你们就很辛苦——来自鬼谷盆栽的愿(祈)望(求)

评论(39)
热度(65)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