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年夜饭(成芒-44)

《成芒》寒假篇: 《异》 《酸》 《血月》 《藏》 《端倪》 《闪现》 《变》

Chapter 44 年夜饭


菜很快上齐,在国外吃咖喱、海鲜和水果吃到总感觉自己身上有股酸土豆味,此刻看着这一桌“纯正”中国菜,卫庄暗感自己没有白被母亲怼一顿——

 

“你爸爸才到,这一顿饭都还没吃完,你就说晚上要走?当真长大了是不是呀,学会先斩后奏了?”

仿佛刚刚告知母亲要乘下午的航班独自回国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卫庄气定神闲地叉起盘里的大虾仁送进嘴里,根本没打算接话,他知道这么两句只是个开头。

“我们本来就打算后天回去,你急这两天,是要去渡劫飞升还是有年度大戏等你这个主角去演哦?哎你跟我说说,你到底干什么要急着回去嘛?连大年夜也不跟你爸爸妈妈一起过?”

庄妈妈看他那优哉游哉戳虾仁和鱿鱼卷吃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拉不回来归拉不回来,臭小子,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妥协?哼╭(╯^╰)╮庄妈妈心中的自己化身巨人,把只有指甲盖儿大小的卫庄拎到空中,朝他怒吼:我,是,你,妈!你就算成了皇帝,我,也,是,太,后!

心中河东狮吼完毕,面上的招数还得用化骨绵掌——卫庄吃软不吃硬。

“再说了,那房子都多少年没回去过了,你一开门,灰尘都能把你埋起来。等爸爸妈妈一起回去,打扫卫生也不用你一个人做呀你说是不是儿子?”

卫庄叉虾仁的手极短暂地顿了一下——能埋上自己的灰尘——虽然知道是夸张手法,但真的完全不想打扫一间很多年没住过人的屋子——没事,他不是一个人。思维走上通路,卫庄继续刚才的动作,稳稳叉起虾仁,送进嘴里。

用家务活要挟都还不说话?庄妈妈惩罚似的打了一下卫庄膝盖:“哎人还没走呢你就敢不理我,这要是把你放回去,两天后你是不是能把我忘了?养个儿子,儿子心也是海底针,长大了就想着往外飞……”

卫庄听不得她这完全没道理的控诉,加紧咽了嘴里东西,一开口,就让犹自悲愤的庄妈妈噤了声:“我为了让你们过二人世界,不惜孤立自己。”

卫庄对面,从头至尾都在观战的庄爸爸埋着头闷声一笑。

庄妈妈有点说不出话。明知这是卫庄的战术,却还是觉得心头一软怎么办?

庄妈妈这一停,卫庄知道这事离结束不远了,巧妙地乘胜追击:“我先回去把屋子打扫干净,您回来舒舒服服过年。好,别跟我急了,就这样。”

磨砺多年的老江湖一夕间被初出茅庐的后生反压一头,功力虽已所剩无几,心中的不甘却还挣扎着,誓要殊死搏斗一把——

“回去有人接你吧?”

卫庄垂了垂眸,“嗯。”

“是小聂吧?”

卫庄用叉子戳米粒,“嗯。”

“你是不是还想让他帮你打扫咱们家卫生?”

卫庄挺胸抬头,“资源最大化利用,有问题吗?”

“你不会就是为了找他玩才急着回去的吧?”

卫庄又低头戳米粒。

“肯定是!”庄妈妈锤了一下卫庄的膝盖头,“谁说只有嫁出去的女儿才是泼出去的水,这儿子还没娶媳妇儿呢,只是泼到兄弟身上,就已经收不回来了……”

……

知道真相的卫庄,突然很想揍盖聂。

 

“开饭之前,我们先干一杯?”聂妈妈两指轻弹玻璃杯,语气欢快。

盖聂起开一瓶Rio,自然地拿过卫庄的杯子,给他倒了半杯。卫庄暗暗挑眉:你们北方人不是很能喝?你就喝这个?盖聂眼睑静静地一敛,不管卫庄的表情里到底疑问更多还是嘲讽更多,他都一并接了。

杯子与铁罐碰撞,四个人的声音与电视里准备上春晚的演员采访声混在一起,染上一层许久没闻到的年味——

“新年快乐!”

“等等!”刚准备收手干杯,盖聂突然喊了一声。卫庄、聂爸聂妈都举着杯子定在原地,不解地看他。

盖聂去沙发上拿过卫庄的手机,“小庄,拍个照吧。”

卫庄和聂妈妈同时会意,卫庄解锁手机,低着头挑滤镜;聂妈妈则放下杯子,移动桌上的菜、汤、饺子,大大小小的盘互相嵌成圆满的形状。

“好,咱们重新举杯吧。”聂妈妈端起酒杯。

咔嚓,咔嚓,咔嚓。快门三连响。

十分钟后的泰国某饭店内——

“老公!你看!儿子真的在小聂家吃饭!啊,我也想吃排骨。老公你还记得吧,聂妈妈炖的汤可香了……”

 

聂妈妈把聂爸爸和盖聂的碗都拿到自己面前,给他们一人舀了半碗汤:“饭前喝汤比较养胃,小庄也来一碗吗?”

卫庄微笑点头,把自己的碗递过去。

聂爸爸默默扯回自己的碗,对着桌子小声嘀咕:“说了不想喝,每次都强买强卖,喝了汤就吃不下饭……”

聂妈妈假装听不见,开心地给卫庄舀汤,还特意给他碗里加了两块排骨。

“阿姨,汤很好喝。”那小半碗汤卫庄一口就喝完,放下碗,他抿抿嘴唇,“要是学校的汤也这么好喝就好了。”

聂妈妈笑起来,用手肘顶顶旁边的聂爸爸:“你看,人家小庄都说好喝。”

聂爸爸也假装听不到,自顾挑肉吃。

盖聂在一旁看着这三人的互动,心想小庄什么时候能对自己也说几句好话……

“师哥,你怎么不吃肉?我记得你在学校的时候无肉不欢啊。”卫庄突然探头看盖聂的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仅回响,还附送陷害。

盖聂困惑地抬头,直面来自对面的母亲的质问——“你在学校光吃肉?我不是跟你说了多吃青菜水果吗!”

盖聂张着嘴,机械地摇摇头:“我没……”

聂妈妈才不听他解释:“好哇,原来你每次回来说爱吃青菜都是骗我的?是不是经常趁我不在家跑出去吃火锅和烤肉?”

盖聂放下筷子,诚恳地伸冤:“我真的没有,我在学校每顿都至少吃一个青菜的。”

“那小庄为什么说你无肉不欢?”

转头看卫庄,他嘴里咬着半个饺子,两只眼睛在灯光直射下无辜又清亮。

盖聂轻叹:“可能是我偶尔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正巧吃了肉……”

Tbc.


点我吃聂聂家年夜饭

 

 

评论(16)
热度(46)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