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变(成芒-43)

《成芒》寒假篇: 《异》 《酸》 《血月》 《藏》 《端倪》 《闪现》

 

Chapter 43 变

掏出钥匙开门前,盖聂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和思路——打开这扇自己最熟悉的门后,自己可能面对三种情况:

第一种,父母都看不出来自己和小庄的关系;

第二种,父母看出来了,但是在过年期间,或者说在小庄在家期间,都装作不知道;

最后的、也是令盖聂开门动作迟疑的一种:父母看出来了,并且询问自己和小庄。

门缝里依稀飘出几丝香味,应该是自己走前炖在锅里的鸡汤快熟了。卫庄就在自己身后,站姿端正,嘴唇微抿。

“小庄,你准备好了么?”盖聂看着卫庄的眼睛。

卫庄眼神移向一旁的防火门,略干燥的嘴唇轻轻开合:“都到这儿了…”

盖聂点点头,回身开门。

 

门外那几缕微弱的香味和开门后的完全没法比,卫庄几乎是在踏进门槛的那一秒就被勾起了食欲。

“妈,我们回来了。”盖聂一边从鞋柜里给卫庄找拖鞋,一边对屋里喊。

“阿姨新年快乐!”卫庄看着闻声迎出来的聂妈妈,说完后微微欠身,“打扰了。”

低头换鞋的盖聂轻轻挑了挑眉——他确定卫庄那句“新年快乐”后面真的有个感叹号。真是少见。

大家一起强自镇定的感觉真是太新奇了。盖聂这么想着,忍住因此而起的那一点笑意,把一双黑白条纹的棉拖放在卫庄脚前,“小庄穿这双,应该合适。”

聂妈妈的表情可真算得上是又惊又喜:“真的是小庄啊…小时候你就长得机灵,脸尖尖的,眼睛也大,哪像盖聂,圆滚滚的…”

“妈,您为了夸小庄,空穴来风地损自己儿子?”盖聂有些汗颜。

聂妈妈看都不看盖聂一眼,没听到一般;嘴上倒是很给他面子地换了话题:“咦,小庄从国外回来,只带了这么点行李吗?”

卫庄手里只拎了个一般大小的筒包。

盖聂早在卫庄和母亲对话的时候就换好了鞋,他从卫庄手里接过包,看他正欲弯腰解鞋带,就替他答:“我们刚从那屋出来,箱子放那边了。”说着朝左边偏了偏头。

卫庄换好鞋,站起身来补充:“阿姨,我还住您家隔壁,房子没卖呢。”

 

聂妈妈不知道是真照顾客人,还是看出了卫庄大概不似自己儿子一般能在厨房里与食材锅碗过招,总之,进门后,卫庄先后听到了来自聂妈妈的“小庄坐一会儿,饺子马上就好”以及盖聂的“小庄你别吃太多零食,一会儿吃不下排骨”,然后,他就被“遗弃”在盖聂家沙发上,闻着厨房飘来的肉香,看着面前桌上花花绿绿的包装盒……

原来盖聂也吃零食?Pocky、奥利奥威化、曲奇、青柠味乐事薯片…卫庄一样样看过来,有点怀疑盖聂是不是在饮食习惯上存在一定程度的人格分裂——他在学校可是天天劝自己多吃蔬菜水果、连可乐都要限制饮用次数的养生专家啊。

新闻联播即将开始,电视里广告词的热情和喜庆一波更胜一波。卫庄左右看看这屋里的摆设,深棕色沙发、酒红色抱枕、玻璃质感的黑色茶几台面……一些朦胧的画面从脑海深处试探地冒出边边角角,当自己揪住那画面的一角,回忆就如同鸡汤沸腾后,蒸汽与汤汁都争先恐后想顶翻锅盖、冲进空气一样,层层叠叠涌入眼睛——

那时的自己还很小,要抬起头才能看到电视机的下边缘;上衣似乎是一件黑红相间的羽绒服,黑色的裤子厚厚地裹在腿上,看形状大概穿了不止一条;那个小小的自己手里捏着一个绿色小恐龙,朝沙发上那个正拿着黄色小恐龙的男孩走去,脚步踉跄,跌跌撞撞……

这个小孩儿就是曾经的自己?卫庄有点不愿面对这段突然浮现的回忆。然而脑海中那略为模糊的画面仍然在播放:自己终于冲到沙发前,对着那个黄色小恐龙喊,聂、聂,换筒龙!沙发上的小男孩闻言抬起头,把手上的黄色小恐龙递向自己,他的脸圆圆的,脑瓜上的头发还泛着点不太健康的枯黄……

盖聂小时候营养不良?营养不良怎么还长这么圆……卫庄哑然失笑,在自己甚至不确定这些画面到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的情况下。

卫庄眯着眼,努力想回忆起更多细节,最好能看到盖聂嘴上有没有挂着鼻涕…突然,清脆的“咔哒”声打断了卫庄的记忆检索。

紧跟的是一阵窸窸窣窣。

一定是聂爸爸回来了。卫庄站起身准备去迎,盖聂却比他动作还快,还系着围裙就从厨房里走出来,迎向大门。

“爸,回来了。”

卫庄还没走过客厅拐角,视线被橱柜挡住,只能听见他们俩的对话,极简单——

“小庄来了?”

“嗯”。

同样都是回家和迎接的场景,气氛却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刚才聂母的热情让卫庄觉得自己是在走亲戚;现在却像在家玩了一个月没写作业的小学生即将被老师查岗。

屋子不大,走过那个拐角也就是两步的时间。卫庄停在离盖聂稍远一点的地方,微微欠身,喊:“叔叔好”。

聂父走上前,颇亲昵地轻拍卫庄肩膀,“好小子,都长这么大了!体格不错!”刚刚还把聂爸爸当成即将查自己岗的严师呢,转眼间他又突然成了“慈父”,这样无缝衔接的角色转换,饶是卫庄也稍愣了一愣。

“是、是啊,我们搬走有十五六年了。”愣一愣也就是秒秒钟的时间,卫庄很快接上话。

“就你一个人回来?父母呢?”聂爸爸虚搂着卫庄肩膀,边说话边将他往屋里带。

“他们还在泰国,应该是后天回国。”

“我刚刚看见隔壁房门的门把手上有明显指印,门脚灰尘呈现弧形,应该是门开关时带起的气流影响所致。你和小聂刚刚应该是进去过吧?”

卫庄有些汗颜,暗自感慨看书和电影与亲身所见的感受果然大有不同,神探夏洛克在屏幕里再怎样目光如炬断案如神,好像也比不上当面被一个刑警分析的那种汗毛直立感。

盖聂有些无奈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爸——”

聂父头往后仰,悔恨地“啧”了一声:“我这职业病,真是…小庄你别介意。”

卫庄假装没看到两个人仿佛角色转换般的互动,微笑回答:“叔叔不愧是刑警,刚刚我和盖聂进去放我的行李了。”说完又凑近聂爸爸,眼睛眨巴眨巴,声音压低两分,好像怕盖聂听见似的:“叔叔,我对刑侦和痕检挺感兴趣的,有时间您教我几招基本功?”

聂父也压低嗓音,对他眨眨眼:“没问题!”

聂妈妈这时端着一盆排骨汤从厨房里出来,正撞见卫庄和聂爸爸挤眉弄眼,便扬着嗓子喊:“小聂——小庄和你爹在合谋暗算你——”喊完就从从容容转身去餐桌摆盘了,末了还回头温柔一笑,对聂爸爸和卫庄说:“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哟~”

站在门口的盖聂纵观了这屋里的风云涌动,此时只能默默叹气扶额。

卫庄眼角余光瞟到在客厅门口无语观战的盖聂,心中有些好笑:这一家人,怎么个个都跟变脸大师似的?盖聂前几秒还跟个被查岗的小学生一样,下一秒竟然指责起他爸来;聂父刚进门时气场两米八,被盖聂一句喊,竟然秒变好好爸爸了?聂母更有意思了,完全无中生有地即兴挑拨离间……

刚才进门前的紧张已经几乎消失不见了,一向认为节日的唯一意义就是放假的卫庄,对这个春节竟然隐隐地有些期待起来。

tbc.

——————————————————

我话真的太多了,为了塑造一个奇异的家庭,我不惜把年夜饭推到了下一章哈哈哈

真的,我发现我在家有很多事干的时候真的写不出来文,一回学校就文思泉涌双手蠢蠢欲动

昨天的现在我还在一个气温30℃的美好世界,今天穿了三件的我被冻成傻狗。所以我决定了,在夏天到来之前写完寒假篇,然后直接接【大三下学期】篇,写夏天。

如有喜欢,谢谢喜欢❤

评论(19)
热度(59)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