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藏(成芒-40)

《成芒》寒假篇前文链接: 《异》 《酸》 《血月》

Chapter 40 藏

手机闹钟有时会因为忘记打开而毫无用处,电子闹钟也可能因为没电或参数设置错误而成为一坨废料。这种事情在十九二十岁的男孩们身上发生得尤其频繁,连高渐离这么细心的人都会因忘记在设好时间后打开闹钟开关而差点旷课。但盖聂的生物钟几乎从来不会错。

他明天定时睡觉、定点进餐,只有熬夜实在太厉害或做一整天的大实验时,会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作息

生活习惯好自然是好事,然而这个年纪的男孩规律成这样,在一大群不太规律的同龄人中,就显得有些“不正常”。荆轲还经常因此说盖聂是“智能人工”,和他住一个寝室,有要紧事时根本不用定闹钟,只要拜托他到时间提醒自己就可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荆轲从早晨八点开始,每隔一分钟发一条消息,连发了十二条后仍然没有收到盖聂的任何回应时,他就开始了脑内风暴——

阿聂是不是在家煤气中毒了?此时他正被密度越来越高的一氧化碳包围,一氧化碳随呼吸进入鼻腔,抢在氧气之前与红细胞结合,他会渐渐缺氧……不对啊,他晚上睡觉之前开煤气灶干啥?他怎么可能主动煮夜宵吃。

那…阿聂是不是……

连发烧烧晕在床上不省人事都想出来了,荆轲才猛拍脑门儿:事已至此,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真的出了事!于是荆轲赶快拨通卫庄电话:“庄啊,现在都快八点半了,我八点给你师哥发的消息他还没回,他是不是有啥事儿啊?你知不知道他怎么了?”

卫庄处在将醒不醒之际,皮肤与蓬松棉被间轻柔摩擦,正是彻底清醒之前最享受的一段时间,此时被振动的“嗡嗡”声吵得心烦,迷迷糊糊在床头摸索两圈才找到手机,刚一接通又听荆轲急火火一顿吵吵,不由得开口低骂:“他是10086吗,还得有求必应?”

荆轲一听那有点沙哑的嗓音就知道他肯定还没起,“你师哥从来不睡懒觉,他以前每天最晚七点十分就起床了,雷打不动的!”

“放个假还不让人睡觉了?”卫庄从被子里探出头,眯着眼睛瞄了一眼窗口,外面已经大亮,似乎仍然是个大太阳天。

荆轲被卫庄怼得语结,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担忧,直到卫庄在那边说了句“还有事没?没事挂了”,荆轲才抓回自己的中心,重又向卫庄展示他的有理有据以及忧心忡忡:“我知道放假期间这个点儿还在睡觉很正常,但是阿聂他放假的作息时间跟在学校几乎一样!往常假期他每天早上七点就起来晨跑了,这时候应该正好在吃早饭,不会消失这么久的,所以我才担心他是不是……”

“发消息不回,你不会打电话吗?”卫庄皱着眉打断他。

没有声音信息可供传递的电磁波安安静静地在两部手机间流淌,卫庄几乎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荆轲醍醐灌顶的神情,等了五秒,荆轲还是没出声,卫庄果断挂了电话,再次把自己捂进被子里。

却是很难再拾起困意了。荆轲那句“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简直魔音绕耳,卫庄在被子里伸个懒腰,全当起床前与棉被最后一次耳鬓厮磨,随后摸过手机,一边拨盖聂的号码,一边穿上拖鞋走向浴室。

“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The Number You Have……”

肯定是荆大萝卜。卫庄把手机放在毛巾架上,开始刷牙。

 

盖聂被手机振动声吵醒,条件反射般从被窝里立起身子,几乎是正襟危坐地接起电话:“喂,妈?”

“小聂,妈妈的通行证放在…你还没起床?”

盖聂清清嗓子:“嗯我起来了。通行证怎么了?”

聂妈妈按下心中诧异,语速很快:“妈妈今天参加一个讲座,通行证放在玄关忘记带了,你帮妈妈送过来一下好不好?就在咱们家往上五站路那个会展中心。”

盖聂一手听电话一手扯过床头衣物:“讲座几点开始?”

“九点。”

盖聂看看时间:08:18.

“妈你找个吹不到风的地方等我,九点之前我一定到。”

丢下手机,盖聂用行军打仗的速度打理好自己,揣上出门三件套和母亲的通行证出了门。

 

白色泡泡慢慢盖住两瓣嘴唇,卫庄一边摇动手腕一边回忆——自己跟盖聂同寝时已是期末,每天不管有没有课都要早起去上自习,自己还真不太知道在完全没事的情况下,盖聂一般几点起。唯一的一次晚起,是自己跟他“卧谈”到凌晨四点那天……

吐掉泡沫,咕噜噜漱了口,卫庄伸手拿下手机,再次拨电话——

“嘟——嘟——喂,小庄?”

“荆大萝卜找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没起床?”卫庄甚至希望他现在都还在被窝里,以击碎荆轲口中盖聂的“闹钟”形象。

“荆轲找我?”盖聂一头雾水,他不记得自己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他给你发消息你没回,鉴于你雷打不动的早睡早起属性,他十分担忧你的生命安全。”卫庄越说越觉得荆轲就是脑子不好使,声音也越来越小。

盖聂说句“稍等”,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查看快捷键面板——数据和WIFI开关全都处于关闭状态。怪不得一早都没听见手机响。“嗯,我没开数据,等下打完电话回他。小庄什么事?”

“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有生命危险。”说完卫庄就后悔了,这话岂不是显得他和荆轲一样脑子不好使?幸好那头的盖聂好像没听出这层意思,短短的一个气声传过来,应该是在笑:“怎么会。八点钟的时候我是还没起床,不过现在我已经出门了。”

“才起床几分钟你就出门了,赶集啊?”亲耳听见盖聂睡懒觉本来是乐事一桩,却转瞬之间就得知他已出了门,卫庄心头微微不爽。

“我妈东西忘家里了,我去给她送。”

这下卫庄舒坦许多,连带着语调都轻快了一些:“嗯,知道了,挂了。”

 

车在会展中心门口停下,盖聂大步走向展厅大门口人群聚集处。根据风向和会展中心的结构,不难推测出哪一角不易被冷风刮到。盖聂几乎是立刻就找到了母亲。

“小聂跟我一起进去听听?犯罪心理学哦。”聂妈妈根本没有伸手拿通行证的意思,看来是早想好了要拉盖聂去陪她。

盖聂已经打开钱包,准备拿夹在钱包里的通行证给妈妈,闻言停了手上动作:“可我没有通行证。”

聂妈妈笑着揽盖聂肩膀,“我有就够啦~我可以带你进去,就说是我的小保镖~通行证拿出来吧。”

盖聂依言从钱包里抽出通行证。

盖聂平时听课都很认真,可这整个上午的犯罪心理学,他几乎没认认真真听完过一段话。

因为钱包在他衣兜里烧得他心神不宁。

 

通行证从钱包中抽出的那一刻,卫庄的照片也暴露在他和妈妈的视线中。

“咦,这是谁呀?好像不是荆轲,小聂你又交新朋友啦?怎么没听你提过?”聂妈妈从盖聂手里拿过钱包,放在眼前认真端详。

盖聂闭眼,咽口唾沫,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支付宝害人不浅——在学校时习惯了用支付宝和饭卡,几乎一学期没用过现金,钱包自然也就没怎么动过,在这突发事件前,又怎么想得起来里面大喇喇躺了张自己恋人的照片?

“妈,你一定想不到这是谁。”没关系,缘分真巧妙,这个理由应该可以搪塞过去。

“谁呀?真的没见过。”妈妈几乎要把眼睛塞进照片里去了。

“这是小庄。”

聂妈妈愣了一下,兀地睁大眼:“小庄…?你说你小时候咱家隔壁那个小庄?”

盖聂点点头,神情认真,与平时无异。

多亏了北风呼呼刮,完美掩住了他类似于早恋被家长撞破时的紧张心跳。

“你们又遇上了?是校友吗?”妈妈又凑近那张四寸照片,努力寻找当初隔壁家那个调皮却讨人喜欢的小男孩儿的影子。

“我们同一个专业的,他比我小一届。”犹豫了一下,盖聂又加了一句:“而且他也是师父的徒弟。”说这句话时,盖聂感觉心跳又快了一点,一种因占有而起的满足从喉头辐散开来。

“那你不是还得叫他师弟?”聂妈妈笑得眼睛弯弯。

“没有,我还是叫他小庄。”

“他还能让你叫小名?我记得那孩子比你大呀…”妈妈歪着头回忆,嗯,就是,她还记得盖聂一岁生日时,小小庄还跌跌撞撞地挪到小小聂的床边,跟小小聂抢过他的小狗玩偶。

盖聂一想到卫庄在年龄问题上对自己的惩罚就下腹一紧,赶紧转移话题:“妈时间快到了,我们先进去听讲座吧。”

tbc.

——————————————————

我终于写完了...这更文频率求大噶放过,你们看,我以前一两天一更,但是只有1000+字,现在这章3000字呢啊哈哈哈你们别打我...

如有喜欢,谢谢喜欢❤

评论(23)
热度(46)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