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本命 / 卓追女孩
晓章老师是人生偶像 / 太一的乙太
心理罪邰方 / 我不是药神斌浩
我不是药神曹斌×无证之罪严良
全职叶韩张 心脏组 全员爱
漫威圈边缘吸颜粉 / 锤基 / 冬兵 / 福华 / 双豹
NBA詹欧 / LOL战五渣 / 洛霞
拖更 渣笔 不吃糖的人生没有意义
更文微博:@人格破壁

【聂卫】血月(成芒-39)

《成芒》寒假篇前文链接: 《异》 《酸》

Chapter 39 血月

 

“2018年1月31日夜,“超级月亮”“蓝月亮”“血月亮”三月合并同时出现,是过去152年间未曾出现过的奇观……”

盖聂切出微博,几乎没经大脑思考就拨出一个电话。

卫庄左手拎着三个购物袋,右手拿着一袋已开封的芒果干,听见裤兜里电话响个不停,只好用左手肘紧夹住芒果干,右手才得空掏出手机——

“喂?小庄,今晚有‘血月’,你知道么?”

“我只是出国,又不是出了移动网络。”卫庄从试衣镜里看见自己提着三个大购物袋的左臂如同有行动障碍般死死夹着自己的肋骨,实在忍不住在心里怨盖聂电话打得不是时候,明明“知道”两个字就可以解决,偏要说两句去怼他。

盖聂在这头听见对面“沙沙”一阵响,加上卫庄隔了这么久才接,当即推断出他现在恐怕并不方便与自己通话。于是盖聂压下有些急切想要说出口的邀请,克制地说:“小庄你先忙,什么时候你方便了,就给我发条消息。”

庄妈妈见卫庄姿势扭曲——其实如果只是左臂紧紧贴住身体,也算不得“扭曲”,真正的问题出在卫庄左手那三个大购物袋上——

卫庄可是个180+、浑身腱子肉的大男孩儿啊,愣是被那三个购物袋遮了大半边身子。

“小庄,给妈妈吧,你好好接电话~”说着庄妈妈走上前,去卫庄掌间接那几根细细的绳。卫庄一扭身子,让妈妈抓了个空,顺便偏头对手机极快地说了声“等一下”,才又转回来面向他妈:“你把芒果干拿走就行。”

庄妈妈嗔怪地看他一眼,依言拿走了他手臂与肋骨间的芒果干。

这样就轻松多了。卫庄垂下解放的左臂,走到店外,才重又拿起手机:“说,什么事。”

虽然卫庄刚刚把手机拿远了几寸,但卫庄与他妈妈的对话还是被盖聂听了个清楚。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卫庄提着大包小包、跟在自己母亲身后逛街的无奈样子,盖聂有些忍俊不禁。

“小庄,今天又逛了几个小时?”

“…你是在幸灾乐祸?”卫庄咬牙切齿,拳头蠢蠢欲动,奈何相隔万里,只能在脑内狠捏盖聂微微扬起的嘴角,强行把他的笑意按回肚子里。

“没有。”盖聂倒像是真看见卫庄心中所想般,收了笑意,认真地说,“我只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你没有这种陪人逛街的机会。”

卫庄闻言微愣,这是在说自己还没机会谈个女朋友就栽他身上了?

“所以小庄,好好陪陪你母亲。”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回话呢,那边又叮嘱上了。

“我自己的妈,要你说?你是我外婆还是我奶奶?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没好好对她?”总算找到话头顶他了,卫庄握着手机,话一串串往外蹦。

盖聂回家已有一星期,父亲只回来过一个周末,母亲天天早晨七点挎着包出门,只剩自己在家看书、健身和做饭,日子简单清净得不像个二十岁小伙子。此时突然莫名被呛声,只觉像被拉回嘈杂却温暖的现实世界。

“小庄,你什么时候回来?”

卫庄正说得舒爽,哪想盖聂会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又是一愣。听盖聂的语气好像比刚才低沉一些,卫庄直觉里以为是有什么事,正色问:“还不确定,怎么?”

成功使用【牛头不对马嘴】技能止住卫庄跟自己抬杠,盖聂舒了口气,开始说正事:“小庄,我想约你今天晚上跟我一起看月亮。”

卫庄眉头微皱——盖聂这东一句西一句的,逗自己呢?正好刚刚话还没说完,卫庄索性对他的邀约充耳不闻,气定神闲补上最后一句:“要是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没有这种逛街的机会,下次赤练逛街,你陪她去。”

“逛街的事我们可以日后再议,今晚一起看月食,可以么?”

那股执着劲儿透过手机听筒传入耳朵,卫庄笑他:“我们隔了这么远,哪来的‘一起’?再说了,全世界就这一个月亮,谁抬头都能看见,你这么正式邀请我,难不成这次月食还是你特约的?”

“我只是想确认同一时间我们在做同一件事。”

“矫情。”卫庄笑骂一句,挂断电话。

庄妈妈这时从店里推门出来,刚好看见儿子握着手机笑得正欢。

“小庄,你真的长大了,越来越好看了,妈妈真高兴。”说着伸手搂上卫庄肩膀,顺便不着痕迹地把手里的四个购物袋都渡到卫庄手里。

卫庄一阵恶寒,今天月亮不正常,盖聂和自己的妈怎么也跟着不正常?

 

晚八点半,卫庄套上衬衣,准备出门。

“妈,今晚月全食,你去看么。”

“月全食?哦对呀,我昨天还在朋友圈看见这个消息了,说是什么三种天文现象同时出现呀?”庄妈妈放下手里正端详着的小物件,去行李箱里拿起单反相机,“走吧,一起看看去。”

出酒店大门,再向前走个五分钟,就有一块红墙绿树的小广场,广场周围布有红漆木椅,且周围无高大建筑,算得上是个观看月食的好地点。

卫庄将单反放在椅子上,抬头望天——漆黑天幕上,月亮已经出现一个小缺口,想必是因为经纬度差异,所以这里的月食开始时间比国内新闻所说的要稍早些。卫庄拿出相机,刚取下镜头盖,兜里的手机响起一串特别提示音。

【小庄,你那里看得到月亮吗?】

卫庄抬手,点开相机,拍了张尚且圆润的月亮发过去。

【小庄,我没想到今天云层会这么厚。现在我在楼顶上,整片天空连颗星星都看不见。对不起。】

卫庄手指快速点几下,打出“蠢货”两个字,可余光瞟到那句“对不起”,想了想,还是删掉。再打“你还好意思约我看月亮”,可瞟到那句“对不起”,又删掉。

卫庄有些烦躁地把手机捻在指间转了两圈,斜眼看看自己母亲,她正在墙边逗一条小狗玩儿。手机屏幕又亮起来,还是盖聂:【小庄可不可以拍照给我看?】

卫庄一咬牙,插上耳机,直接点了“视频电话”。

 

“小庄?”不知怎么的,一听见盖聂的声音里竟然有这么明显的情绪,卫庄就有计谋得逞的快意。

“出于同情而已,道谢和道歉的话就免了,真要想谢我的话,你寒假多学几道菜。”卫庄没给盖聂开口说话的机会,“我妈就在十米开外,一会儿月食开始,我就坐在椅子上用相机拍照,手机放在腿上对准月亮。”

盖聂站在三十几层高楼的楼顶上,寒风朔朔,即使已经把棉服的拉链拉到顶,风好像都还能从拉链小锯齿的缝隙中钻进去,在皮肤上激起一层又一层鸡皮疙瘩。

特别是听见卫庄的声音的时候,风好像吹得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起来。

屏幕上大部漆黑,只有一个光点在屏幕右上角摇摇晃晃,那应该就是即将被吞噬的月亮。

找不到月亮的时候,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可从接通视频那一刻起,时间就像钻进身体又带着体温溜走的风,毫无知觉地就流到月亮已经被吞噬掉一半的节点。

月亮周围的天幕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酒红色,比周围纯黑的天空稍明亮些。盖聂在屏幕上只能隐约看见光点慢慢变得不再圆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黑暗吞噬;而卫庄亲眼所见则要清晰得多,他看见的月亮并不是被黑暗吞噬,而是逐渐染上酒红色,在旁边浓黑的映衬下,有种隐秘而危险的美感。

“小庄,我想看你。”

耳机里突然传出这样一句话,卫庄发现盖聂嗓音比刚接通视频时沙哑很多。

“你还在楼顶?”卫庄放下相机,端起手机,将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

画面里盖聂包得严严实实,黑的外套、黑的石柱、黑的天空,好像只有那一对眼睛还因为反射了一些灯光而闪着一星半点的光芒。

盖聂半张脸闷在外套的领子后面,闷闷地“嗯”了一声,卫庄听见他“嗯”完之后还极轻地吸了吸鼻子。

“回家去。月亮没看见,自己冻出好歹,你真是块儿木头。”卫庄没好气地说,没注意到月亮已经变成了一弯细细的月牙,即将走到与太阳和地球共线的位置。

“没事,我穿得厚。”盖聂又吸了吸鼻子。

“你回家去看手机跟在楼顶看手机有什么区别?”

“在楼顶…离你更近。”埋在衣领拦截住盖聂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在衣料上凝成一块僵硬的湿意。

卫庄气乐了:“你这什么歪理?以后可别说自己是个名牌大学的尖子生…”

“小庄,月全食啦!”

盖聂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女声。

“我靠。”

又听卫庄低骂一声,屏幕上卫庄原本又气又笑的脸突然消失,画面一片黑咕隆咚,听声音分析,手机大概是被卫庄直接倒扣在椅子上了。

盖聂已经见到了想见的人,估计卫庄忙着拍照,也忙着跟母亲一起欣赏月全食,没空理自己,便挂断视频,打开手机电筒,跨过楼顶的花盆和一些杂物,自己下楼去。

tbc.

——————————————————

本来很没手感,写不下去,不知道为啥突然就写了3000字...

我本来在清心寡欲写文,快到结尾的时候,糖友突然艾特我微博让我看小师哥,我就看了一眼,心跳直接飙上二百八了,在屋里疯狂奔跑嚎叫,根本写不下去...

所以就烂个尾!反正连载文总能在后面圆回来哈哈哈哈哈你们别怪我!我真是太激动了我想去暴吸小师哥!

吸小师哥快乐糖友们!我爱他!

评论(13)
热度(46)
© 顾西追 | Powered by LOFTER